讓狂人飛

一切痛苦源頭,是這封建般的校園社團體系 大家佔地為王,彼此用人際與八卦關係交易 那種課外體驗與知識,成了逃避課業的藉口 我們辦著學著,卻沒問為什麼而做? 該怎麼更好?該付出什麼? 這就是課外活動嗎? 一切的源頭不是守舊的學生、或是僵化的制度 是我們都沒學到正確的課外戰技。 顛覆石器時代的不是部落舊制、不是野豬騎士, 是青銅器與鐵器,是時代的巨輪與大腦的偉大。 敢飛的人,想飛的人,就來吧,我們讓你飛